跳到主要內容
:::藏品資訊
鹿苑長春
登錄號:08400024的圖片(084000240000.JPG)(),第1張,共1張
登錄號:08400024的圖片(084000240000.JPG)(),第1張,共1張
林玉山
藝術類\水墨畫
1995
彩墨、紙本
國立臺灣美術館
08400024
「鹿」與「祿」諧音,青松歲寒不凋象徵長壽,傳統繪畫常兼取其祥瑞的寓意。松鹿圖亦是林玉山經常表現的畫題,一般多為松林裡的遊鹿,〈鹿苑長春〉題材相同但構圖與表現更加寬闊大氣,尤其是精心的空間經營,前景的老松幾乎橫貫了全畫幅,不僅立刻抓住觀眾的目光也成為視線的引導,將觀者目光再帶往並立於茵綠山頭的雙鹿,後方則是遠山隔空再望。畫中松樹充滿力量,以無數或長或短的飛白線條描繪健勁樹幹與厚硬樹皮,焦墨細刷讓松針生得密實,散發著俯仰天地自強不息的生命力。完成此畫畫家高齡已八十有九,練達的筆墨表現與象徵意味構圖元素,某種程度映現出林玉山恬淡安定、老而彌堅的精神。出處:陳苑禎,《典範傳移─林玉山繪畫藝術特展》,臺中:國立臺灣美術館,2012,頁152。
林玉山(1907-2004)本名英貴(身份證之姓名以及臺灣師大美術系之開課料均使用「英貴」本名),字立軒,後以「玉山」之名題畫(自1929年第3回臺展開始)行世,號雲樵子、諸羅山人、桃城散人。其祖父、父親皆能畫,家位於嘉義市的美街經營「風雅軒」的裱畫店,自幼耳濡目染,童年時隨蔡禎祥(騰祥),蔣才兩位民俗畫師學畫,少年時期隨任職於嘉義地方法院的業餘南畫家伊坂旭江,學習請益四君子、文人畫,前後大約3年,讓他了解詩文、書畫相互融通之可貴。17歲左右,開始向陳澄波請益素描和水彩,暇時常跟隨著他往郊野寫生。1926年4月,在伊坂旭江以及陳澄波的鼓勵下,東渡日本進入東京的川端畫學校學畫。最初研讀西洋畫科,不久轉入日本畫科,學習以寫生為基礎且具筆墨韻致的「四條派」畫風。在川端期間,曾以寫生自上野公園不忍池的〈微雨初晴〉之水墨畫作,獲得期末特別競技(大競技)的二等獎。

1927年臺展開辦,林玉山以〈大南門〉和〈水牛〉兩件膠彩畫作入選第1回臺展東洋畫部。此後除了1943年的第6回府展林玉山因病未出品之外(當時他已擁有「推薦」之免鑑查身份),其餘各回都有畫作參與展出。尤其在第4回(1930)和第6回(1932)均特選臺展賞,第7回獲特選無鑑查,因而成為無鑑查畫家,到了第9回則成為「推薦」的最高榮譽。同時此後也自然失去了爭取獎項之機會。值得一提的是,其中1930年所畫而榮獲第4回臺展之特選臺展賞的〈蓮池〉,已於2015年通過文化部審定,成為臺灣近代繪畫的第一件「國寶」級畫作。

戰後初期省展開辦,林玉山從的1屆起連續擔任了27屆的國畫部評審委員,肩負掄才之重任。而且從1951年開始應聘而任教於臺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國立臺灣師大美術系前身),由於當年接駁中原文化的政策規範,膠彩畫不在學校課程範圍之內,而以注重筆趣墨韻的國畫(水墨畫)與西畫為學校美術教育之主要內容。這對長久以來膠彩、水墨兼長,甚至書法和詩文、漢學也頗具素養的林玉山而言,自然可以很輕鬆的無縫接軌。臺灣師大藝術系為戰後初期臺灣最具代表性的大專院校專業美術教育科系,也是全臺中等以上學校美術師資養成教育的主軸。林玉山從1951年開始應聘任教於臺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1977年辦理退休,但仍受邀兼課至1992年為止,前後任教臺師大長達41年之久。戰後初期臺灣的國畫教學,多沿著大陸文人畫傳統臨稿的老習慣,不少早期臺灣師大藝術系的畢業校友,幾乎一致公認,當年大學時期的國畫老師當中,林玉山是最為澈底落實國畫寫生教學的師長。

出處:黃冬富,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詮釋資料,2022。
瀏覽過這件藏品的人,也瀏覽過
藏品(二少年)的圖片
藏品(戀戀紅塵)的圖片
藏品(戴文忠先生藏漆器畫卡一盒)的圖片
藏品(故園追憶)的圖片
藏品(淡水風景(淡水))的圖片
藏品(小學生雜誌社出版《小學生》312號(新第266號))的圖片
藏品(樂覽-10期)的圖片
藏品(明壽興皮影偶—影身)的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