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藏品資訊
寒汀
登錄號:08000164的圖片(080001640000.JPG)(),第1張,共1張
登錄號:08000164的圖片(080001640000.JPG)(),第1張,共1張
林玉山
藝術類\水墨畫
1964
彩墨、紙本
國立臺灣美術館
08000164
冬寒之際,清凜寂穆的水面上棲著群聚的水鴨,因天寒之故,所有的小水鴨皆縮頸蜷曲成休息狀態。體型嬌小的小水鴨是臺灣從海岸地帶、河口沼澤、水田到低海拔溪流中常見的冬候鳥。林玉山留下多幅寫生素描,從觀察中累積對此種生物樣態的了解,也讓這幅寫意作品筆墨生動精練,僅僅是簡單的塊面暈染,輔以線條的加強和色墨的點畫,使靈活地勾勒出水鴨不同的情態,意趣盎然,這樣的表現某種程度呼應了他在1968年的文章〈略述國畫初步〉所言:「寫意是寫生的極致,寫生就是寫出生物的生命神采。」的繪畫主張。出處:陳苑禎,《典範傳移─林玉山繪畫藝術特展》,臺中:國立臺灣美術館,2012,頁118。
林玉山(1907-2004)本名英貴(身份證之姓名以及臺灣師大美術系之開課料均使用「英貴」本名),字立軒,後以「玉山」之名題畫(自1929年第3回臺展開始)行世,號雲樵子、諸羅山人、桃城散人。其祖父、父親皆能畫,家位於嘉義市的美街經營「風雅軒」的裱畫店,自幼耳濡目染,童年時隨蔡禎祥(騰祥),蔣才兩位民俗畫師學畫,少年時期隨任職於嘉義地方法院的業餘南畫家伊坂旭江,學習請益四君子、文人畫,前後大約3年,讓他了解詩文、書畫相互融通之可貴。17歲左右,開始向陳澄波請益素描和水彩,暇時常跟隨著他往郊野寫生。1926年4月,在伊坂旭江以及陳澄波的鼓勵下,東渡日本進入東京的川端畫學校學畫。最初研讀西洋畫科,不久轉入日本畫科,學習以寫生為基礎且具筆墨韻致的「四條派」畫風。在川端期間,曾以寫生自上野公園不忍池的〈微雨初晴〉之水墨畫作,獲得期末特別競技(大競技)的二等獎。

1927年臺展開辦,林玉山以〈大南門〉和〈水牛〉兩件膠彩畫作入選第1回臺展東洋畫部。此後除了1943年的第6回府展林玉山因病未出品之外(當時他已擁有「推薦」之免鑑查身份),其餘各回都有畫作參與展出。尤其在第4回(1930)和第6回(1932)均特選臺展賞,第7回獲特選無鑑查,因而成為無鑑查畫家,到了第9回則成為「推薦」的最高榮譽。同時此後也自然失去了爭取獎項之機會。值得一提的是,其中1930年所畫而榮獲第4回臺展之特選臺展賞的〈蓮池〉,已於2015年通過文化部審定,成為臺灣近代繪畫的第一件「國寶」級畫作。

戰後初期省展開辦,林玉山從的1屆起連續擔任了27屆的國畫部評審委員,肩負掄才之重任。而且從1951年開始應聘而任教於臺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國立臺灣師大美術系前身),由於當年接駁中原文化的政策規範,膠彩畫不在學校課程範圍之內,而以注重筆趣墨韻的國畫(水墨畫)與西畫為學校美術教育之主要內容。這對長久以來膠彩、水墨兼長,甚至書法和詩文、漢學也頗具素養的林玉山而言,自然可以很輕鬆的無縫接軌。臺灣師大藝術系為戰後初期臺灣最具代表性的大專院校專業美術教育科系,也是全臺中等以上學校美術師資養成教育的主軸。林玉山從1951年開始應聘任教於臺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1977年辦理退休,但仍受邀兼課至1992年為止,前後任教臺師大長達41年之久。戰後初期臺灣的國畫教學,多沿著大陸文人畫傳統臨稿的老習慣,不少早期臺灣師大藝術系的畢業校友,幾乎一致公認,當年大學時期的國畫老師當中,林玉山是最為澈底落實國畫寫生教學的師長。

出處:黃冬富,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詮釋資料,2022。
瀏覽過這件藏品的人,也瀏覽過
藏品(張德輝民國61年元旦與豐原鎮公所民政科人員合照)的圖片
藏品(鋁茶壺)的圖片
藏品(臺灣蝴蝶蘭漆器)的圖片
藏品(青花印花壽石紋碗)的圖片
藏品(無題)的圖片
藏品(花岡山文化蛙形玉飾)的圖片
藏品(新聞第429號)的圖片
藏品(樂覽-03期)的圖片